德厚流光 中兴净宗 | 印光大师往生纪念

  2021-12-07  点击  次  

2021年12月7日,农历十一月初四,是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往生纪念日。


01.jpg


近代中国,国土板荡。印光大师应劫而生,一生操守严明,学行俱优,感化甚广,后人盛传大师是大势至菩萨再来。印祖为近代中国净土宗第一尊宿,弘一大师称其“三百年来一人而已”。


02.jpg


大师深得文字三昧,一部《印光法师文钞》,洋洋百万余言,“如日月历天,普烛群品”。出版后即风行海内,受感化者甚众,被誉为佛门的“小藏经”。



郃阳诞生



03.jpg


印光大师(公元1861—1940年),生于陕西郃阳,俗姓赵,名圣量,字印光,别号常惭愧僧。幼年随兄读儒书,颇以儒家圣学为己任,赞同韩愈、欧阳修等人批驳佛教的主张。后来,病困数年,始悟前非,顿革先心,皈心佛门。



披剃受戒



04.jpg


二十一岁时,大师到终南山南五台莲华洞寺,投道纯和尚剃度出家。第二年,于陕西兴安县双溪寺在印海定公律师座下受具足戒。



念佛病愈



05.jpg


大师于湖北莲华寺充当照客时,农历六月初六晾晒经书,得以阅读了残本《龙舒净土文》,始知念佛法门,乃是了生脱死的要道。


06.jpg


当初大师生下来仅六个月便得眼病,眼睛稍有发红,即不能看东西。受戒时,因为大师善书写,所以凡是戒期中需要书写的事宜等,都由大师代作。由于写字过多,大师眼睛发红如灌血。因此目病,乃悟身为苦本。既然不能因疾废事,于是闲时就专念佛号,夜深众人皆睡,大师复起坐念佛。即使写字时,大师亦心不离佛。冥求佛力加被。虽然眼病导致书写困难,但仍然能勉强支持,等到写完,眼疾也痊愈了。由此,大师深刻体会了念佛功德不可思议。



红螺参学



07北京红螺寺(原名“大明寺”,明正统年间易名“护国资福禅寺”,因红螺仙女的美妙的传说,俗称“红螺寺”).jpg

▲北京红螺寺(原名“大明寺”,明正统年间易名“护国资福禅寺”,因红螺仙女的美妙的传说,俗称“红螺寺”)


大师修持净土法门,听闻红螺山资福寺为专修净土的道场,二十六岁时前往资福寺,沐彻祖之遗泽。第二年正月,大师暂告假,朝拜五台山。后仍回到资福寺,历任香灯、寮元、藏主等职。大师除了念佛正行以外,研读大乘经典,学业大进。



普陀潜修



08恩斯特·伯施曼摄于1906年.jpg

(德国建筑师恩斯特·伯施曼摄于1906年)


数年后,普陀山法雨寺化闻老和尚进都城北京来请藏经。老和尚在南归普陀山的时候,请大师随行,并把大师安排住寺中藏经楼上。大师得以深入经藏,励志精修。


09.jpg


光绪二十三年夏,寺里僧众一再坚请大师讲经,推辞不过,大师便为大家讲解《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讲完即闭关,历经两期六年,从而学行倍进。大师客居法雨寺二十多年,晦迹精修,绝少他往,全山称为模范僧。



《文钞》行世



大师潜修密证三十余年,实已得念佛三昧,德厚流光,终不可掩。民国元年(1912年),大师五十二岁,高鹤年居士取大师文章数篇,刊载在上海《佛学丛报》上,署名“常惭”,读者叹服不已。


10.jpg


民国七年,再搜得大师的文章二十余篇,刊印在北京的佛教刊物上,题名为《印光法师文钞》。民国八年,再次搜得大师文稿,又印成续编,并与《文钞》一起合并印出。从此以后,商务印书馆、扬州藏经院、中华书局等,印行大师《文钞》不断增补完备。

 

大师《文钞》,文以载道,流通广布,滂浃于海内外。其中如《净土决疑论》、《宗教不宜混滥论》及《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等,言言归宗,字字见谛,上符佛旨,下契生心,充分发挥禅净奥妙,抉择其间难易,诚为末法众生之应病良药,亟须研讨服膺之宝藏。



弘化立社



大师俭以自奉,权衡重轻缓急,广种福田,流通经籍。民国十九年,印光大师年届七十,赴苏州报国寺闭关。闭关前,大师与诸居士商议成立“佛教净业社流通部”(即弘化社前身)。


印光大师画传 (7).jpg


第二年弘化社正式成立,大师后曾亲自主持印经事宜。弘化社不仅流布佛教诸书,而且广印如《了凡四训》《安士全书》等善书,大师一生总计刻印流通经书六百余万册,佛像也有百万余帧。


11.jpg


大师在关中,佛课余暇,圆成普陀、清凉、峨眉、九华等四大佛教名山各志修辑。大师一生对《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一往情深,书写作赞,依之而修,赞叹《圆通章》为念佛法门最上最妙开示,并将其纳入净土宗根本经典,形成了净土五经的格局。



坐化生西



民国二十六年冬,大师七十七岁,时局所迫,移锡灵岩。


12.jpg


民国二十九年十月示疾,十一月初四早一时半,大师由床上起坐,对在场众人说:“念佛见佛,决定生西!”言罢即大声念佛。至二时十五分,用水净手后起身站立,说道:“蒙阿弥陀佛接引,我要去了。大家要念佛、要发愿、要生西方!”说完即移坐椅上,面西端身正坐。三时许,监院妙真法师赶到,大师叮嘱他道:“你要维持道场,弘扬净土,不要学大派头。”说后就不再言语,只是唇动念佛。延近五时,在大众念佛声中安详西逝。世寿八十,僧腊六十。


13.jpg


第二年二月十五佛涅槃日,正值大师往生百日之时,举火荼毗。大师荼毗后三日,捡骨得五色舍利珠百余颗,精圆莹澈;又有大小舍利花及血舍利等,共一千余粒。在山缁素,亲见之余,莫不惊叹罕有。大师一生,严净毗尼,专志净土,最后一著,既现生西瑞相以垂范。


14.jpg


大师毕生,耳提面授,开导学人。不论贵贱贤愚、男女老幼,凡有请益,必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等实事实理来谆谆启迪,令学人深生憬悟,以立为人处世之根基;进而又以“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之坦途要道来教人切实奉行,以作超凡入圣之捷径。

世道衰微正法危,

纷纷异说各纷歧,

狮弦一奏群音绝,

犹忆灵岩我大师。


——圆瑛法师


15.jpg


值此印光大师往生纪念日之际,祈愿大师悲愿无尽,乘愿再来,广度有缘众生!


(文章转自“江西庐山东林寺”微信订阅号)


qrcode_for_gh_4bdc81c2eb65_430.jpg

扫码即可进入“江西庐山东林寺”微信订阅号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八十《华严》译主 | 实叉难陀圆寂纪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