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发隐”林文忠公精忠之“本” | 林则徐诞辰纪念

东林寺文宣部  2022-08-30  点击  次  

虎溪谈.jpg


林则徐大人,是我们自孩提时就铭记于心的民族英雄。


然而近年来,却出现一种所谓“一分为二”、“辩证”的史学观点,为数不少的人在煞有介事地讨论:“林则徐其人功过究竟如何?”


00.jpg


莲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就对林则徐大人有着极高的评价,认为“林文忠公则徐,其学问、智识、志节、忠义,为前清一代所仅见。”


这段评价出自于《林文忠公行舆日课发隐》“林文忠公”就是指林则徐大人;“行舆”是指大人整日忙于公务乘轿出行;而“日课发隐”又是什么意思呢?这就与林则徐大人的一重特殊身份有关了:原来这位深受国人敬仰的人竟然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念佛人,他不仅为国为民鞠躬尽瘁,而且对自己的念佛等修行功课也始终抓得很紧,抽不出空闲时间来,他就利用坐在轿子上的时间读《阿弥陀经》等佛经。也启示出林大人一生之所以能有这种罕见的爱国爱民的民族责任感,实在是有大根源的


林则徐生平


林则徐, 1785年(乾隆五十年)~1850年(道光三十年),汉族,福建侯官人(今福建省福州),是中国近代杰出的政治家、思想家和文学家,面对民族危亡,主张“开眼看世界”,通过学习外国的先进技术以自强。是中华民族抵御外辱过程中伟大的民族英雄,其主要功绩是虎门销烟。官至一品,“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曾任江苏巡抚、两广总督、湖广总督、陕甘总督和云贵总督,两次受命为钦差大臣;因其主张严禁鸦片、抵抗西方的侵略、坚持维护中国主权和民族利益深受中国人的敬仰。


1.jpg


他出生于一个清贫的知识分子家庭,自幼即跟随作为私塾先生的父亲学习儒家经典,聪颖异常,勤奋好学,七岁即能作八股文,十二岁参加府试,以第一名中秀才。十九岁考取举人。为了谋生,一面学习,一面教书,并曾在厦门海防同知衙门任司书工作。二十五岁考中进士。二十余岁时,在福建巡抚衙门幕府跟随张师诚工作四年,并深受其器重和培植。


历官十四省


林则徐整个的为官经历,就是一部大写的“勤政爱民”史诗。


其人为学“实事求是,不涉时趋”,办事认真负责,讲求实际。在出任江南道监察御史时,发现水利工程推进缓慢是因为料贩囤积居奇,他命地方官吏“严密查封,平价收买,以济工需”,最终圆满完工。道光元年七月,得知父亲生病,当日即辞官,奉母登程回籍。


道光二年,道光帝知林则徐政绩卓越,特地召见夸赏,之后还破格命他“仍发原省以道员用”。在署任浙江盐运使时,林则徐协助浙江巡抚整顿浙省盐政,颇有政绩。


2.jpg


在淮海道不到一个月就被擢升为江苏按察使,澄清江苏吏治,改革审判程序,亲自裁决案件,甚至黑夜潜行,明查暗访,验尸时亦亲自动手。在任短短四个月,就把江苏的积压案件处理十之八九,被江苏人民称颂为“林青天”


当江苏发水灾,官府却照样追税,民不聊生、即将发生民变之时,巡抚韩文绮力主出兵镇压,林则徐却极力反对,乘船亲往松江,采用减缓征赋、赈济贫饿等积极措施,解救饥民,恢复社会秩序。


针对长江一带水灾严重,民食不敷、灾民流亡,应江苏督抚的请求,在河南代为采购米麦,还建议鼓励商人自行采购来解决粮荒。在调任江宁布政使时,为采办米麦和履勘水灾、赈恤情况而专门取道淮扬往江宁。为解决救灾问题,提出倡捐、煮赈、资送、留养等十二则建议,奏请施行。


3.jpg


林则徐毕生致力于水利事业,兴修的水利工程遍及长江、淮河、汉水、黄河直至新疆,造福当代,泽被后世,被誉为“近代大禹”。任杭嘉湖道仅一年,“于所属海塘水利,悉心求之”。其母逝世时,闻讯的林则徐也正在准备履勘水利的工地。后来闻父亲讣讯,南归奔丧,次年在籍守制期间,即为改善水利与官绅协力重浚小西湖。


自道光十年起,林则徐历经楚、豫、苏三省,在兴修水利、救灾办赈、整顿吏治等方面都作了较多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以致当时“儿童走卒、妇人女子,皆以公所莅为荣”,民众有“林公来,我生矣”之称颂。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当了解了这一项项实打实的勤政事迹,我们才会惊讶地发现——原来赫赫有名的“虎门销烟”也只是林则徐无数爱国忧民举措中的其中一项罢了!


无怨无悔,为国为民


事实上,早在被任命为钦差大臣前往广州的那一刻,林则徐就已经很清楚所面临的艰难:禁烟一事牵连甚广,从朝中权贵到地方官商,包括英国侵略者和中外鸦片贩子,但他并没有退却。在临行时辞别其座师、工部左侍郎沈维鐈时,他说:“死生命也,成败天也。苟利社稷,敢不竭股肱以为门墙辱?”后在致友人信时也追述道:“戊冬在京被命,原知此役乃蹈汤火,而固辞不获,只得贸然而来,早已置祸福荣辱于度外。”


4.jpg


在明明抗英有功却横遭诬陷和革职后,他的态度也一目了然:忍辱负重踏上了戍途,丝毫不为个人坎坷而唏嘘,且在“中转”途中与妻子告别时,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凛然诗句。抵达新疆后,又不顾年高体衰,从伊犁到新疆各地“西域遍行三万里”,加深了对西北边防重要性的认识,提出“屯田耕战”,有备无患。他还领导群众兴修水利,推广坎儿井,即“林公井”。还将自己所勘察和实践探索出的经验交付“后继者”左宗棠,告诉他:“西定新疆,舍君莫属!”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想来就是为林大人这样的人写的了!他,当之无愧是中华民族之光,永远不屈的精神向导力量。


鲜为人知的净业行持


这样的一位民族英雄,印祖要“发隐”其什么样鲜为人知的事迹呢?


在《林文忠公行舆日课发隐》一文中,印祖告诉我们:“详观古之大忠大孝,建大功,立大业,道济当时,德被后世,浩气塞天地,精忠贯日月者,皆由学佛得力而来。”“林文忠公则徐,其学问、智识、志节、忠义,为前清一代所仅见。虽政事冗繁,而修持净业,不稍间断。以学佛,乃学问、志节、忠义之根本。此本既得,则泛应曲当,举措咸宜,此古大人高出流辈之所由来也。


原来,林则徐大人之所以有那样“浩气塞天地、精忠贯日月”的气魄和功勋,乃是得益于佛法,其在操劳于政事之时,却坚持修行净土法门,丝毫也不敢间断,以佛法作为其学问、志节、忠义之根本,这就是其之所以高超出一般人的大缘故啊。


印祖何以知道这些呢?原来有一日,林则徐大人的曾孙,拿着曾祖亲笔书写《弥陀经》《金刚经》《心经》《大悲咒》《往生咒》各经咒的功课册来拜见印光大师,只见其卷面上题着“净土资粮”四字,盛放功课册的匣子上题着“行舆日课”几个字。


5.jpg

▲林则徐手书


为了方便携带读诵,林大人亲手抄写了很窄的功课经本,只有四寸多长,三寸多宽。印光大师赞叹道:“其字恭楷,一丝不苟。足见其恭敬至诚,不敢稍涉疏忽也。”


林大人曾孙生怕曾祖父手迹久了会遗失,便作书册本印刷,希望散布给各界人士,大家由此便可同知曾祖大人一生的净业修持,而可以当仁不让,见贤思齐,一齐修行净土法门,共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印光大师说:“光幼即闻公之名而向往之,今知其修持如此之严密,诚所谓乘愿再来,现宰官身而说法者。愿见闻者,一致进行,同步后尘,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民国二十三年)


在林则徐的日记中,也有不少日常学佛修行的记载。例如:


嘉庆十八年(1813年),林则徐任职于翰林院。其《癸酉日记》中有“清晨,焚香叩头,斋心默祝”“早晨焚香”及“早晨,佛前供汤丸”的记载。


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林则徐充任江西乡试副考官。在《丙子日记》中有“游龙泉寺”“顺到崇效寺观牡丹”“望见庐山五老峰,……巳刻至东林寺”及“午刻至东林寺小憩”的记载。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林则徐充任云南乡试正考官。在《己卯日记》(又名《滇轺纪程》)中记述了他由京赴滇沿途参拜过的佛寺,主要有河北安肃慈航寺、正定大佛寺、赵州古庙口金山寺、湖南沅州辰溪留云寺等,有时干脆住在寺院里。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辛丑三月十七日室人生日有感》中有句云:“遥知手握牟尼串,犹念金刚般若经。”林则徐原配郑夫人也信佛,故以念佛诵经祝寿。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次韵答宗涤楼稷辰赠行》中有句云:“华严诵千偈,信否伏狂魔。”


要是没有印光大师告诉我们这样一段本末,我们哪能得知林大人千古英雄品格背后的“根本”“水源”竟然是佛法,虽政事冗繁,却依然忙里偷闲修行净业。若非在佛法的修行中,深得利益,何能至此。


今天是林则徐大人的诞辰,愿我们在缅怀这位民族英雄的同时,也能够追慕其作为净业行人的风范,见贤思齐、心向往之,虔修净业、自利利他之时,也能尽好自己世出世间身为人子、人臣和佛子、大乘行人的本分。南无阿弥陀佛!


参考资料:

《印光大师文钞续编·林文忠公行舆日课发隐 》

《净土》2020年第4期《林则徐与魏源的净业修行》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学佛这件事,在迈脚前,一定先把路况搞清楚。
下一篇:人生道场 | 医院是个 “好” 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