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报论》译白导读 | 莲宗初祖慧远大师往生1606年纪念日

东林寺文宣部  2022-09-01  点击  次  

祖影志.jpg

2022年9月1日,

农历八月初六,

是莲宗初祖慧远大师往生纪念日。


00.jpg


关于大师生平德行及往生之情形,《高僧传》等均有详细记载。“自远卜居庐阜,三十余年,影不出山,迹不入俗。每送客游履,常以虎溪为界焉。以晋义熙十二年(公元416年)八月初动散,至六日困笃。大德耆年,皆稽颡请饮豉酒,不许。又请饮米汁,不许。又请以蜜和水为浆,乃命律师,令披卷寻文,得饮与否,卷未半而终。春秋八十三矣。门徒号恸,若丧考妣。道俗奔赴,踵继肩随。”


作为中国莲宗初祖,远公净土思想的形成,肇始于其对神识不灭、三世因果、轮回报应之笃信。远公阐述形灭而神不灭的观点,认为神之传于异形,犹火之传乎异薪,薪异而火一,形易而神同。惑者但以一生为尽,故以为形朽而神丧,而人之所以生死流转者,乃因无明贪爱为惑为累。无明掩其照,则情想凝滞外物;贪爱流其性,则四大结聚成形。无明贪爱不息,则此身之后,仍受他身;此生之后,犹有来生,是则生生而不绝,永堕生死轮回。由神识不灭的理念,推衍三世因果论,以破斥俗人怀疑善恶无现实验证的瞽论。


1.jpg


《高僧传》云:“初远善属文章,辞气清雅。席上谈吐,精义简要。加以容仪端整,风彩洒落。故图像于寺,遐迩式瞻。所著论、序、铭、赞、诗、书,集为十卷,五十余篇,见重于世焉。”


晋至于今1600多年,大师语言文字“清雅简要”,于今人已显艰涩。于此大师往生纪念日,对大师之《三报论》略作翻译,以此纪念大师,供养有缘。


关于《三报论》的写作背景,可参考“东林法音”号往期文章《穿越千年看慧远大师如何解答戴逵的困惑?》(点击蓝字可进入阅读)


慧远大师《三报论》文白对照


经说:“业有三报,一曰现报、二曰生报、三曰后报。”现报者,善恶始于此身,即此身受。生报者,来生便受。后报者,或经二生、三生、百生、千生,然后乃受。受之无主,必由于心。心无定司,感事而应。应有迟速,故报有先后。先后虽异,咸随所遇而为对。对有强弱,故轻重不同。斯乃自然之赏罚,三报之大略也。


译白:佛经中说:“造业受报的方式有三种:一是现报,二是生报,三是后报。”现报,指今生造善恶业,今生受报。生报,指下一生受报。后报,指经过两生,或者三生、百生、千生,乃至无量生后受报。受报的主体并不存在,报应是由心识所变现的。心识也没有特定的主宰,不过是感于外缘而应现。随应现时间的快慢,果报的到来便有了先后。虽有先后之别,但都是在因缘具备时,由与之对应的宿业显现而成。对应的宿业有强弱,致使所受果报的轻重也不同。如上所述乃是自然的赏罚规律,佛教三报理论的大意。


2.jpg


非夫通才达识,入要之明,罕得其门。降兹已还,或有始涉大方,以先悟为蓍龟;博综内籍,反三隅于未闻;师友仁匠,习以移性者,差可得而言。请试论之。


译白:如果不是通才、达识、悟入佛法心要的明哲之士,很少有人能够契入业报之理的大门。除此之外,或有初入佛法以先悟之士为明鉴的,或有博览佛典能够举一反三的,或有亲近良师益友由熏习而心性渐明的,对这些人也许还能勉强讲讲,请允许我试论如下。


3.jpg


夫善恶之兴,由其有渐,渐以之极,则有九品之论。凡在九品,非其现报之所摄,然则现报绝夫常类,可知。类非九品,则非三报之所摄。何者?若利害交于目前,而顿相倾夺,神机自运,不待虑而发。发不待虑,则报不旋踵而应。此现报之一隅,绝夫九品者也。又三业殊体,自同有定报。定则时来必受,非祈祷之所移,智力之所免也。将推而极之,则义深数广,不可详究。故略而言之,相参怀佛教者,有以得之。


译白:善恶业的兴起有一个渐变的过程,逐渐发展到极点时便形成九品的差别果报。凡在九品之列的,都不属于觉者现报的范围。如果其现报绝不类同于常人,则可知其不在九品之列,也不受三报规律所束缚。这是什么情况呢?假若利害当前时能够直下看破,心神的玄机得以自然运行,不假思虑即可发挥作用。既然发挥作用无须经过思虑,则果报便不会立即应现。这是现报的一种特殊情况,超出了九品。身口意三业虽然有别,但都有既定的报应。既已注定,因此在报应到来时便必然要承受,这不是通过祈祷所能转变、凭借世间智慧所能避免的。但由于其含义深奥、情况复杂,实在难以详究,所以只能简略叙述,想必参究佛法的诸位应该已经有所领会。


4.jpg


世或有积善而殃集,或有凶邪而致庆,此皆现业未就,而前行始应。故曰“贞祥遇祸,妖孽见福”,疑似之嫌,于是乎在。


译白:世上有的人笃行积善却灾殃聚集,有的人凶险邪恶而招致吉庆,这都是由于现今所造的业因尚未成熟,而前世所造的业因刚开始应现所致。于是有人说“好人遇祸,坏人获福”,由此而对因果之说产生怀疑。


5.jpg


何以谓之然?或有欲匡主救时,道济生民,拟步高迹,志在立功,而大业中倾,天殃顿集。或有栖迟衡门,无闷于世,以安步为舆,优游卒岁,而时来无妄,运非所遇,世道交沦,乖其闲习。或有名冠四科,道在入室,全爱体仁,慕上善以进德,若斯人也,含冲和而纳疾,履信顺而夭年。此皆立功立德之舛变,疑嫌之所以生也。


译白:怎么知道是这样呢?比如,有的人本希望辅佐明主挽救时弊,以圣贤之道利益百姓,仿效前贤志在立功,却大业未成便中道倾覆,天灾顿时来集。有的人隐居陋室心态平和,闲庭信步悠闲度日却遭受无妄之灾,因时运不济世道沦丧而不得安闲。栖迟衡门,指隐居。有的人名冠四科、学问道德登堂入室、全体皆是仁爱之法、仰慕上善以增进道德。像这样的人,性情温和却疾病在身、践行忠信柔顺却短命夭折。这都是本来要立功立德的人却事与愿违,对因果报应的怀疑便由此而生。


6.jpg


大义既明,宜寻其对。对各有本,待感而发。逆顺虽殊,其揆一耳。何者?倚伏之契,定于在昔,冥符告命,潜相回换。故令祸福之气,交谢于六府;善恶之报,舛互而两行。


译白:业报的大义既已阐明,便可寻找与其相对应的业因。果报必有其本因,待到条件具备时,因即感发为果。表面上虽然存在与因果规律或一致或相反的现象,但其中的道理其实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呢?与现今祸福相对应的一定有其往昔所造的业因。随着冥冥之中因缘的召感,前世业因的力量在无形中不断变换,从而使得祸福的气运在面相上交替起落,善恶的果报在今生便随各自的因缘而显现。


7.jpg


是使事应之际,愚智同惑,谓积善之无庆,积恶之无殃,感神明而悲所遇,慨天殃之于善人。咸谓名教之书,无宗于上,遂使大道翳于小成,以正言为善诱,应心求实,必至理之无此。原其所由,由世典以一生为限,不明其外。其外未明,故寻理者,自毕于视听之内。


译白:从而在报应降临之际,人们都心生困惑,认为积善无吉庆、积恶无灾殃。只能向神明哭诉自己的悲惨境遇,慨叹老天无眼把灾殃降给了善人,纷纷指责名教的经书没有宗奉上天的旨意。由此使得因果的大道理为一时的假象所蒙蔽,把名教正确的言论视为诱引劝善的虚词。误以为如果推求实际情况,其实并不存在因果之理。推究其中的缘由,这是因为世间典籍所述都是以一生为限,而不涉及一生之外的事情。一生之外的事情不谈,于是推寻其中道理的人便只相信自己的眼见耳闻。


8.jpg


此先王即民心而通其分,以耳目为关键者也。如今合内外之道,以求弘教之情,则知理会之必同,不惑众途而骇其异。若能览三报以观穷通之分,则尼父之不答仲由,颜、冉对圣匠而如愚,皆可知矣。


译白:这本是先王顺应百姓心力所及,仅以其所能够眼见耳闻的事情来教化而已。如果将佛教和名教结合起来以体会圣人弘扬教化的用意,便可得知二教的道理必然是可以会通的,这样就不会在面对众多说法时再惊骇其差异。如果从三报角度来观察穷困通达的原因,那么对孔夫子不解答仲由的提问,以及颜回和冉有在夫子面前如同盲从的情况,就都可以理解了。


9.jpg


亦有缘起而缘生法,虽预入谛之明,而遗爱未忘,犹以三报为华苑,或跃而未离于渊者也。


译白:也有观察缘起缘生法的人,虽然已经证入真谛的智慧,但因为尚有余惑未尽,所以依然局限在三报的境界中,如同已经从深渊里跳跃起来而尚未完全出离一样。


10.jpg


推此以观,则知有方外之宾,服膺妙法,洗心玄门,一诣之感,超登上位。如斯伦匹,宿殃虽积,功不在治,理自安消,非三报之所及。因兹而言,佛经所以越名教、绝九流者,岂不以疏神达要,陶铸灵府,穷源尽化,镜万象于无象者哉!


译白:从此推测,便可以知道有世外高贤信奉妙法,于佛门中洗心涤虑,一刹那间便能直接证入上品的果位。像此类贤士,虽然宿殃堆积,但并不是以对治的办法来消除,而是通过修习理观使罪业自然消灭,不再被三报所束缚。由此而言,佛经之所以超越名教、绝伦九流,难道不是因为其能够疏通心神、悟达法要、调适心性,穷尽诸法的本源和造化,如同明镜一样映现万象于无象之中吗?


远公大师的净土思想是古印度净土教在我国初始弘传的理论结晶,是佛教文化与中国文化碰撞交融的产物,同时又与东晋时代苦难现实的催化以及远公个人修学背景相关。远公深信神识不灭、三世轮转的生命理念,所以,深惧生死之苦,累劫轮转之痛,汲汲以求出离生死险道的路途。故而一闻净宗念佛法门,便一往情深,专注期生西方胜妙净土,永享常乐我净之妙乐。远公的这种心路历程,亦成为莲社的精神理念。


11.jpg


主要参考资料

《净土宗教程》/大安法师

《慧远法师文钞》导读/刘富国

收藏  纠错

上一篇:羸形垢面 侍弥陀傍 | 莲宗三祖承远大师往生纪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