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察自心:真与伪(一)

大安法师  2018-05-10  点击  次  





        念念上求佛道,心心下化众生。闻佛道长远,不生退怯。观众生难度,不生厌倦。如登万仞之山,必穷其顶。如上九层之塔,必造其颠。如是发心,名之为真。
        有罪不忏,有过不除,内浊外清,始勤终怠。虽有好心,多为名利之所夹杂。虽有善法,复为罪业之所染污。如是发心,名之为伪。

 
—— 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



 
 

        这是辨别第二对,真和伪的相状。

        “念念上求佛道,心心下化众生。闻佛道长远,不生退怯。观众生难度,不生厌倦。如登万仞之山,必穷其顶。如上九层之塔,必造其颠。如是发心,名之为真。”先看这一段,发真心的相状。

        上面谈到发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两大核心内涵。那么,当我们发起了上求下化的心之后,要心心念念不间断、不忘记、不丢失,念念谨记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就能把自我的观念放下。所以这种发心也能自然而然的破除我执。当这种发心在我们的每个念头当中都能把持住之后,它就会因这种念力的熏习,产生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就能够使我们具有甚深的智慧。

        所以,闻到佛道长远也不生退怯。我们知道,成就佛果可是要动经三大阿僧祇劫,乃至无量劫。佛道成就的过程非常久远,这过程中就有可能使那些怯懦的众生一听就害怕了,他就不敢走在修行的道上,目标太遥远。

        在《法华经》里面,化城喻就谈这个问题。一个善知识很聪明练达,他带了一批人,要到一个大的宝所去,宝所就是成就佛果的目标,他们距离宝所有五百由旬。走到中途的时候,这批人就对这位善知识说:“我们已疲劳之极,走不动了。”就想回去,退转。已经走了这么长的路,往前走,他们又不肯走,退回去,也没有终结。这位善知识就以方便之力,在三百由旬的地方变现了一座城市,这座城里也有宫殿楼阁,种种庄严,男女充满。他就指着化城说:“哎呀,你看看,前面的大城已经不远了,一到这座城里,就能得到安稳,得到休息了。”这些想退转的人一看,前面不远的地方,大城还真的看得见了,看得见就增强了他们的希望、力量,他们都鼓足余勇向前走,就到了这个化城。一到化城,这批人就以为到家了,生安乐想、安稳想了。这时候,这位善知识就告诉他们:“你到这里是第一阶段,也能得到涅槃,但那是偏真涅槃,有余涅槃,要成就佛果,还要向前走,在五百由旬的地方才是目标。”这批人已经到了化城,他在走的过程当中,脚力也练出来了,心量也大了一点,他在化城已能够回小向大,进一步地向前走,走向成佛的目标。

        所以《法华经》里面讲,如果众生开始就闻到一佛乘,就是成佛,他马上就不想见佛了,不想亲近佛了。为什么呢?他心里会起这种念头:“佛道太遥远了”。在走的过程当中太辛苦了。久修勤苦,乃可得成。所以他就怕了,怕了他就不想走了。因此,佛知道众生有这个狭劣的心,怯弱狭劣,就以方便力,在中途变幻一个化城,给他中途休息,所以就说两种涅槃。这是对那些中下根机的人说的。

        如果对于一个上根利器的人,他闻到佛道长远,他不仅不生退怯之心,而且生稀有难遭之想,他会勇猛精进地去修行。闻佛道长远而不生退怯,这是要发菩提心的人,才能做得到。菩提心发不出来的人,他一定会害怕。这是“上求佛道,不生退怯”。

        然后,再以智慧“观众生难度,不生厌倦”。一个菩萨要度众生,但众生是刚强难化的。对刚强难化的众生,你不能厌倦他。一般人的心理是对自己投缘的、喜好的,就对他很关爱。对一些对着干的、不听话的、非常桀骜不驯的,心里就很讨厌。世间有很多做父母的,对子女总是很关爱,如果这个子女老是不听话,最后他都厌倦了:“你给我出去,你不是我的儿子,我跟你划清父子关系”,他都会生厌倦心。一个发菩提心的菩萨,对刚强难化的众生,无量劫以来跟随他、教化他,而无量劫,他都不回心,不受教化,这位菩萨都不生一念弃舍之心。要有这样的发心。

        成就佛道,广度众生。这两个目标怎么去做?一定要有波罗密的种性,一定要到达登峰造极的地步。就好像一个爬山运动员登万仞之山,仞是八尺为一仞,万仞就是八万尺高的山,登这么高的山,一定要登到山顶。必穷山顶,才肯终止。不能在半山腰就不爬了,半山腰就是中止化城。一定要穷极山顶,就像上九层的佛塔,一定要上到最高的顶层。

        所以,一个发大乘心的人,他的种性一定要到达目标而后已,不到达目标,一定是不屈不饶。这样的发心,就叫发真心。

        下面是跟真心相反的相状。

        “有罪不忏,有过不除,内浊外清,始勤终怠。虽有好心,多为名利之所夹杂。虽有善法,复为罪业之所染污。如是发心,名之为伪。” 伪,就是虚伪的发心。

        一个真正发心修道的大乘行人,要忏悔多生多劫,以及今生的罪过。罪是什么?有心去造作的叫罪,无心而造作的叫过,过失。罪就来得重,过就来得轻。我们每个人都有罪过,所以每个修行人都要忏悔罪过,发露罪过。就好像我们的衣服已经有污点,要把它洗干净。所以,佛法有种种的忏悔法,使我们的修行能够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有一类虚伪发心的人,他对自己的罪过不忏悔、不除灭,自己的功德,恨不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自己的罪过,严严密密地保密,不让别人知道。这就形成内浊外清,内浊就是内心充满着贪瞋痴的浊染,而外表又显出他很有修行,持戒很清净的样子,这就是内浊外清。由于他内心的罪过没有忏掉,又以虚假的心来修行,他开始修行可能还非常猛厉,但是过不久他就会懈怠放逸,不能持久。

        我们确实看到,很多修行人开始学佛的时候,他每天都非常地用功,再过几个月、过几年去看他,整个就回到了没有学佛前的样子。“始勤终怠”,退转到了没有边际的程度。

        上次听一位大和尚说,有一个比丘,他开始修行非常精进勇猛,一定要开悟,结果修了两三年没有开悟,他就整个的对佛法丧失了信心,最后还俗了。始勤终怠。

        那么,虽然也有些好的发心,但是夹杂着名利在里面。一个人能够把名利的心除掉,是很不容易的。开始他也想发心修清净的佛法,但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因夹杂着名利的念头、毒素在里面,虽然他也修种种的善法,比如持戒、禅定,以及修桥补路、慈善事业等等,他都在做。但是,这些善法被他的罪业烦恼所污染,是有漏的东西,不能成为清净无漏的功德。

        这也是我们这个世间众生修行的一个普遍现象,不真诚,虚伪。虚伪,是凡夫众生都具有的。

        修行一定要有真实心。《观经》讲发三种心,就能往生,首先就讲至诚心的问题。善导大师对至诚心有一个很详细的诠释:

        一切众生修行,一定要身、口、意三业所修的,无论是读诵经典的知见,还是一门深入的行持,都要从真实心里面去做。厌离娑婆,一定要身也表示厌离、口也表示厌离、意也表示厌离,真实地去厌离。不得外显贤善精进之相,外面表现他很善,很有德能,很精进修行的样子。但里面是怀着虚假、欺骗的心理,充满着贪欲,充满着瞋恨,充满着邪伪,奸诈百端,充满着奸诈。修行人直心是道场,而他整个的就是用机心,用机心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觉得他多么厉害,多么会玩手段,奸诈百端啊!

        这种贪瞋邪伪的恶心,你还很难去化解他,刚愎自用。所表现的就是虽能修点善法,但里面却夹杂着贪瞋邪伪的毒,这就叫“杂毒之善”。杂毒之善是不能有效果的,甚至会产生很负面的作用。就好像一杯饮料,本来是很好的,但掺杂着一些敌敌畏在里面,你还敢喝吗?所以,这杂毒之善又叫虚假之心,跟真实之心就离得很远了,不真实。

        如果他不真实,他用这杂毒之善的心去修行,纵然他修行非常精进,日夜十二个时辰都如救头燃的修行,他能不能生到净土呢?“此必不可也”,善导大师给他一个结论,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因为我们念的这句名号,以及要求生的西方极乐世界,全体是阿弥陀佛在因地当中,行菩萨行的时候,从他真实心里面所流现出来的。法藏菩萨在他无量劫的修行当中,他身、口、意三业所修的行持,乃至一念一刹那之间,都是从真实心里面出来的。所以他所施设的净土、建立的名号、给予的功德利益,都是真实的。

        我们讲感应,你真实才能感应真实,虚假不能跟真实感通啊!所以为什么我们愿往生的心,一定要真实,因为阿弥陀佛接引众生往生净土的大愿是真实的,我们也一定要用真实愿往生的心,跟阿弥陀佛真实摄受的愿来呼应。你不能用求人天福报的心去感通。

        一定要真实。这一点确实也是我们的病根,我们修行佛法得不到利益,就是因为我们内心充满了机心、奸诈,这也是娑婆世界众生的常态。

       《法华经》里面,剖析娑婆世界众生,有几句话,“人多弊恶”,这个世界的众生,大部分都很弊恶,心性陋劣,不持戒,具有恶的倾向,怀增上慢,贡高我慢,功德浅薄,自己的福德智慧都很浅薄,但是还认为自己了不起。“瞋浊谄曲”,充满着瞋恨的心,对一些事情非常谄媚,内心非常弯曲,见到自己的上司什么的就像巴儿狗一样的,见到下属就非常盛气凌人,怀着谄曲的心。再就是“心不实故”,内心不真实。

        为什么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处得那么辛苦,那么矛盾无常。你看一个个都戴着虚假的人格面具,有几个能够真心交流的呢?十句话都很难相信他其中的一两句话,人就活在这种自欺欺人的颠倒里面。

        所以,我们中国文化现在才体会到孔子为什么特别强调“诚”,就是对我们的虚假而施设的一个药方啊!一定要真诚,你有真诚才有智慧。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遥想当年菩萨戒在开始的时候,昙无谶尊者过来,他是一位戒律非常通达的大德。当时有一位道进比丘想向昙无谶尊者求菩萨戒,昙无谶尊者就说了句话:“你们这个地方的人,心多谄曲,又无刚节,难道还有求菩萨戒的人吗?”就这样说。道进比丘听到这话,当下生起大惭愧心,他自己就忏悔,向弥勒菩萨求忏悔,最后他真的感得了菩萨戒戒体。一感得之后,他就去找昙无谶尊者,昙无谶尊者一看到他,马上起身去迎候他,说:“你不简单啊,你已经得菩萨戒戒体了。”由此可以看到,我们这样的毛病是很深重的,以至于真谛三藏想把菩萨戒的律藏传到中国都传不过来,律藏一上船,船就往下沉。

        所以,如果我们修行人不能扭转这种虚伪的心,修行就永远得不到利益。
 


 
【讲述:大安法师】
 










TAG: 审察 自心 念上 求佛 心心 收藏  纠错

上一篇:审察自心:邪与正(一)
下一篇:临终接引(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