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死亡

大安法师  2017-12-10  点击  次  





        生命当中最重大的一件事情,就是人如何面对死亡。

        中国的五福,其中一福叫考终命。寿终正寝、善终,都是五福里面重要内容之一。那么对于净土一法来看,善终不仅仅是保持人身甚至升到天道,这在世间人来看已经是很善终了,但还是没有解决轮回问题。对净土一法来说,这还不算善终,一定要成就往生西方净土才叫真正的善终。

        世间人不了解死亡的整个过程,往往对他的双亲,很难让他得到真正的利益,留下了很多的悔恨。

        我原来学术界的一位同学,他是专门搞生死学的,在我们国内搞生死学,也是很有成就,写了很多书。他春节前到我这儿来,给我送了他写的专著《生死学》。他搞了二十年的生死学,包括临终关怀。

        他谈到最近他岳母的去世,给他震动很大。觉得自己更要注重这些临终关怀的操作实践,不能光讲理论。当时只听他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引起这种感慨的。在春节那几天比较空闲的时候,他说他对他岳母死亡去世的过程有个后记来记载,我就看他那个后记,才发现他这种感慨还是由衷而生。

        他说了一桩什么事情呢?因为他是跟他的岳母住在一起的,他岳母作为他家里的成员,帮他抚养小孩,操持家务,对他家庭贡献很大,所以感情非常好。就在一年前,他的岳母觉得肠胃不太舒服,就到医院检查,他们也以为没有什么问题。但一检查出来是癌症。是癌症,他们夫妻两就觉得无所适从了,怎么是癌症?一下子好像天塌似的样子的。于是面临这个问题他们马上作出决定,保密。不能让自己的母亲知道这个事情。保密,他为什么决定保密呢?也有一个因缘,他的岳母在她的那个居委会是一个很热心肠、很帮人做好事的人,所以在那一片很有威信。在家里也是很有威信,一心想着别人。谁的孙子、侄子,谁过生日,她都要去操办。谁怎么结婚,怎么操办,也是很有威信的。在整个家庭就好象总司令这样一个角色来指挥的。平时如果谁得了癌症,她都会说“哎呀,这个人得癌症肯定是造了恶才得癌症的。”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岳母这么善良,怎么得了癌症,这个事情不能告诉她呀。她平时总是说造了恶才得癌症的,现在说她得了癌症,就等于说她自己造恶,她接受不了啊。就采取保密的形式。这一保密可好了,肯定说假话了,“哎呀,一点肠胃病,慢慢就会好。”他岳母开始也以为是一般肠胃病。但毕竟是癌症,慢慢恶化,慢慢就很痛苦了。这一痛苦,烦恼就起来了。他岳母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得让我动手术啊。动了手术不就好了吗?”这两个子女又不敢让她动手术,生怕是恶性癌症扩散了怎么办?所以搞得她的岳母就跟他发脾气,“你们怎么回事,不让我作手术?是不是舍不得钱!我有钱!”这两个搞得很被动,又说不出真实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那就安慰安慰一下,就做手术吧。一做手术,一打开,已经是扩散了,扩散了也没有怎么,就赶紧缝补起来。这一做手术,他岳母心情比较好,以为做了手术就会好。谁知道做手术还是恶化了,进行化疗都很痛苦啊!他的岳母就在猜测自己大概是得了一种很重很重的病,但是她的子女一直不敢跟她说,就消瘦消瘦,消瘦到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就想要回到家里去。回家里去你说多窝囊啊。又不敢白天回去。因为生病以后就很憔悴、很消瘦、很难看。他的岳母又好强,平时都是很精神的。现在怎么很难看?又怕被别人看到了,不好意思。“是不是造恶了?怎么回事?”所以还是等到晚上,大家都休息了,偷偷摸摸地开着车回到家里,回到家里也不告诉左邻右舍,回家大概一两天就去世了。去世之后就赶紧让殡仪馆把她送过去美容,等到出葬的时候,来遗体告别的时候,她的左邻右舍才知道她已经去世了,抱怨说“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在她病重的时候我们应该去看望她呀!”一个都没有去看她。

        我这个同学说:“我搞了20年临终关怀,怎么对我的岳母一点劲都使不上啊! 悲伤安慰也没有办法”。他岳母在非常遗憾、非常痛苦、还又怨恨当中走的。他就很悔恨自己。我告诉他:“你要搞临终关怀,要去好好了解净土法门。净土念佛、助念一法是这个世间当中最好的临终关怀。舍此之外,都不能让父母得到究竟的利益“。

        对这桩事情,需要了解生命死亡的一些基本情况,而且需要了解教理,及时地开导、把握病人在临命终时的微妙心理,给予及时地开示,解开他心里的情结,让他万缘放下,靠倒阿弥陀佛,就能得到究竟的利益。

        这需要病人他自己发心,一定要引发他求往生的强烈愿望、愿力。这时候再配合助念,他就能够成功。

        今年元旦时,东林寺助念了一位九江的老居士,龚老居士往生,非常殊胜。

        那时,我们正在打冬季佛七,他是一个患胃癌、胃全切除的病人,住在九江医院,靠插着管子输液来维持生命。他也感觉到这样不好,所以他就打电话给我们东林寺,说我能不能到东林寺去往生。我们同意了他的这种请求,欢迎他来东林寺往生。他一听说,就很高兴,把管子全部拔掉了,马上让他的儿子雇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东林寺。

        来了之后,我们就给他安排助念,在这个七天当中,他是不吃饭了,也吃不进去了。他是胃癌,胃全部切除的。七天当中没有痛苦,临命终时,临走的时候,对着佛像合掌,说“来了来了,就是他,就是他”。说完就走了。脸上红光满面,那种笑容真的是非常灿烂。头顶发烫,全身绵软,往生瑞相非常明显。所以给当时在场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四众弟子都有很大的鼓舞。

        在那个七天当中,确实佛号没有断,正好有几位比丘尼在那里,她们带着一批居士,佛号没有断。也算龚老居士福报很大,他临断气的时候,在场的一位比丘师在现场指挥,把他的家属全部遣到外边去。这些比丘尼还有两位比丘,都跪在那里给他助念,恳请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接引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这一例是助念成功的。

        由于这样的一个良好开端,现在很多居士都希望来东林寺,来往生。我们东林助念团也在接纳这些愿意到东林寺往生的,我们帮他助念,遵循祖师的教诲,能够帮助一个人往生净土就是成就一个众生成佛,这个意义重大。虽然助念的过程是比较辛苦,但是这个事情值得做,助念的人也很有功德。

        那么,这桩助念的事情,从病人开始生病,你就得把握他的心理状态。

        龚老居士的成功,是来自于他求往生的心非常猛利,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生病他不是求往生,而是想到我怎么病好,那就麻烦了。

        对这个问题,我把周孟由和周群铮的母亲往生的过程,跟大家作个介绍。周孟由的母亲从生病开始,他就不断地把他母亲的情况写信跟印祖汇报,请示该怎么办怎么办?印祖及时地给他反馈,怎么办怎么办。这个过程跟大家介绍一下。

        当时周孟由、周群铮的母亲生病了,虽然已七十多岁,但是她生病并没有求往生的心,还是想求身体健康、康复。对这一点,印祖有个开示,在回信里告诉周孟由,说:“你的母亲虽然年高,但对净土往生一法,她平时没有认真地修持”。

        很多人都属于这种情况。虽然也信信佛、吃吃斋,实际上真信切愿,所谓“无禅有净土”,“有净土”这一点都是打折扣的,没有认真修持。

        在这种情况下,你还不能说得太白了,说:“你一定往生,一定往生”,这个词还很微妙。你作为子女,说:“你赶紧去往生”,说不准她会理解为:“你怎么这么不孝啊,还就盼望我死啊”! 她就会这样理解。这还很微妙,你还不能这样去说。

        所以这个时候,你在她病中还不要跟她提这个事情,就让她好好念佛。好好念佛,至心念佛,就能蒙阿弥陀佛加被,她的身心得到安乐。如果说命数没有尽,固然她身体会好起来,等她好起来之后,再婉转地劝导她发起求往生的心,厌离娑婆、欣求净土。现在个时候还不能劝她的。

        我本人也有这方面的体会,我父亲临终的时候,是九三年。尽管我母亲念念佛,父亲不怎么念佛。我那时在北京,赶回家之后,我的哥哥姐姐那时都没有信佛,现在他们大部分都信佛了,基本上就我一个念佛的。你说对我父亲,让他求往生这句话还真的说不出口了,他会有其他的看法,所以我就帮他念《无量寿经》,帮他念佛。让他听,随着这个佛号,听佛号。由于他想求生存的心很强,求往生的心很弱,是这种情况,所以这里一定要细心,婉转委曲地劝导。

        等他身体健康之后,平时要常常熏习他,要讲在这个世间轮回的苦啊,西方极乐世界的乐啊,生到这个世间很不容易啊,人超生很难啊,但堕落三恶道很容易啊,如果不能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三途受苦就无量无边啊,我们今生得到人身,又闻到佛法,要赶紧解决这桩大事。平时要把这些,反复地跟他熏习,这样或者可以发动他宿世的净土善根。在这个时候,你再跟他讲就比较好了,要不他会觉得你是不孝的:“你还盼我早死呢!” 这个是要注意一点。

        那么,印祖对周孟由两兄弟也是这样讲的:“你现在先不要说得太直白”,等她有一点信心之后,她再生病了,就叫她放下一切求往生。

        其实,最好的心态就是一心待死,不要在这个时候再去求神求鬼,求赶快身体健康,甚至为了滋补身体杀害众生,这不是业上加业吗。这些鬼神也是世间的凡夫啊,他自己都不能解决自己的生死问题,你求他会有什么作用呢?

        常常有很多人碰到这种情况,因为他一心要求身体健康,病急乱投医,求神求鬼,什么都求。这时候都要放下。戒杀护生,爱惜物命,不要依照世俗的知见,这时候给父母吃鸡吃肉,进什么补,不要以这个为孝。

        当时,周群铮想到外面去修行,印祖的信马上过来了,说:“你的母亲现在有病,你断断不可以在你母亲病没有好就离开,到山里去念佛,现在你们全家要轮班在母亲的旁边念佛,能够使她随着念更好,不能念也要静听”。

        印祖在这时开示得非常地细致,说:“人在临命终时,如果有得助念的人,决定可以往生,如果没有助念的人,或者再以家亲眷属哭泣、搬动,哭泣动他的爱恋之心,搬动动他的瞋恨之心,这些就会让她堕落”。

        这是千钧一发之际,非常危险的时候,这时一定要注意助念的方法。她有放不下的事,你得要开示她万缘放下,家里的事情,子孙后代的事情,她需要办的,你给她办完,让她心里没有牵挂,就一心求往生。

        印祖告诉周群铮,你能成就你的母亲往生,这也是三世诸佛净业正因哪。即尘劳行佛事,这个功德比寻常的功德殊胜万分。这时一门心思把母亲往生的事情看作唯此唯大,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

        他母亲有些存款,希望做点功德。印祖告诉他,用这些款项来助印《观音颂》,广为流传,使你的母亲借助这种功德,消除罪业,增长福慧。

        在父母亲生病的时候,一般子女也都比较有孝道,总希望自己父母亲病能够好。甚至父母亲的病不能好,转为加重,可能有些人都会生起邪见:你看我都全家信佛、念佛、吃素了,我母亲虽然没有认真修持,也是一个善人,怎么病不能好啊?是不是没有因果啊。是不是有这些邪见啊?

        对这种现象,我们要有正确的知见。首先要看到人的生命是无常的,人一定会生病的。有种观点说信佛念佛了就没有病,把他没有病认为是他修行很有功夫的表现,这观点对不对呢?这是不正确的!因为有这个业报身,有这个四大的血肉之躯,必然是要有病的,连佛示现在这个世间都示现有病。我们看大乘经典,很多他方世界的诸佛都派遣菩萨来问讯释迦牟尼佛,问讯的时候常常说:“佛安稳否?饮食易得否?众生易度否?少病少恼否?” 说少病少恼,都不说无病无恼。你最多能做到少病少恼嘛,你怎么能做到无病无恼呢?有些知见是不符合佛教的基本观念的。

        我们这个身体迟早是要无常的,我们每天都在跟病打交道,我们的身体就像耗散结构一样,它是属于耗散状态,耗散就是一个无常的状态。我们每天吃药,吃饭也是吃药,还有各种药,都是在修补这个身体,让它勉强维持住而已。它是趋向于败坏无常过程,是必然的趋势。无常啊!今天早上有一个居士念念佛就倒在地上,当然很快又好了。怎么念念佛就倒在地上去呢?身体就是很苦恼的呀,稍微一大不调,你就控制不住它呀!

        所以,这时候要对母亲开示:“这病是现世的四大失调,以及宿世的业障所致”。对于一个学佛行善的人有病,你要从正面看,这正好是重报转为现报、轻报,这是件好事啊!

        别说一般学佛人,就是那大修行人,他也有病啊。玄奘大师是大翻译师,功德很大。他临终的时候也生病了,他一生病还产生了怀疑:“哎呀,是不是我翻译的经典有错误啊,才让我生病呢?”这时候菩萨现前安慰他:“不是你翻译的经典有错误,是你往劫的罪报。现在,现前一点小小的病苦的报,给你报掉了”。

        还有天竺国的戒贤论师,那是佛教的大家,他病到什么程度啊,病到要自杀的程度,实在是受不了啊,病苦到那个程度,就在他要自杀的时候,菩萨现前,告诉他:“你不要自杀,这是由于你往劫作国王,杀害众生太多了,所以这个杀众生的业报现前,让你受点苦来消业障,你等一等,三年之后,由震旦国会来一个学生,玄奘,你等他过来,你要教他佛法”。 玄奘大师去了之后,见了戒贤论师,在他座下求学佛法,当时戒贤论师旁边的法师向玄奘大师描述戒贤论师在生病时候的痛苦,都说不出来啊,都不敢描述啊,实在是太痛苦了。这样的大修行人都有这个病苦,更何况一般人呢!

        所以,我们对有病不能好,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知见。

        那么,周孟由母亲从生病到往生的过程,印祖虽然没有在现场,然而他通过书信一直在跟踪,一直在开示,终于周孟由的母亲在初二那一天念佛往生了。念佛往生这个消息传到印祖那里,印祖一方面表示不胜伤叹,然后进一步开示,在丧祭期间怎么办。在丧祭期间一定要吃素,不能铺排张罗。

        但是世间人,他是要面子,要办得风光啊,要迎合来参加祭奠的人的好乐,大吃大喝。有时我们参加一些丧祭的过程,觉得真是做给活人看的,对亡者并没有什么关注。他在旁边守灵,也没有一点悲戚之感,觉得时间太漫长,很多还在旁边搓麻将。你说说,一边停着尸在那里,一边在搓麻将。这时本来都是哀悼、缅怀。这是世间人了,觉得时间很难消耗。当然对学佛的家庭可能好办一点,念佛!断气之后至少八个小时不能搬动他,最好能助念二十四个小时,至少八个小时要保证。因为你搬动他,他的神识还残留在那里面,他会有感觉的。

        那么,首先吃素。由于周孟由居士是在温州一带,永嘉,自古以来也是做佛事非常兴盛的。

        这里,印祖有一个很重要的开示。做佛事只可以念佛,不可以做其他的佛事,而且使全家通通都恳切念佛,这样对你的母亲以及对你们这些家亲眷属、朋友都有真实的利益,不要咣当咣当去搞其他的。印祖这个开示出现在很多地方,但是我们却做得怎么样呢?也许大打折扣。有很多地方做经忏佛事,他念得很快,旁边人都跟不上。如果念佛呢,大家都能跟上。

        而且这里特别提出,他要请出家僧人,要念七七四十九天的佛。这很好。最后他们两兄弟就决定,既然念佛,请出家人,就七七四十九天念佛。

        这些出家人在念佛的时候,你们兄弟一定必须要有人随之而念,这也是很重要的。你不能找一批出家人念,你家属都不参加。家属要参加,一方面表明,请来的僧众看到你有家属参加,他会重视一点,如果都没有家人参加,他也可能会比较随意了。再加上你去念,母子之间的天性相关,实际上更有利,念得更恳切。妇女就不要随着僧次,不要跟出家人在一起念,可以在另外一个地方,或者用一个帷幕挡住。印祖都想得这么细,不要混在一起念。

        你们兄弟俩能这样为母亲认真念佛,一则是报母亲之恩,同时也是报佛深恩啊!

        在临命终时还有一点要注意!佛门常常讲,最后神识从哪儿走,从顶上走,顶圣眼升天。很多人就会常常去摸、去探试。这也不要去弄,你七弄八弄,那个人还没有死亡,你就探来探去,让他生烦恼了,所以你不要去探。等他断气之后,就可以略微地看一下。在没有断气之前,你不要动,不要东弄西弄,一定要把他安静的放在这里。

        印祖还说,你母亲无论在病中还是已往生,印祖都对他尽师徒之谊,在印祖每天日课回向的时候,为他的母亲回向。在她生病的时候,是回向祈求三宝加被周孟由的母亲,“寿未尽则速愈”,寿还没有尽,这疾病快速地痊愈,“寿已尽,则速得往生西方”,寿命已尽,就蒙佛接引,速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果她已经往生了,这时回向就回向她莲品增上。

        你看这个过程,印祖开示得非常仔细,每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是细心地照料到。这样才是在帮助双亲,帮助父母顺利地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你有一个环节出现差错了,让病人生起烦恼了,那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所以我们对临终助念的参加者,尤其是现场的指挥者,都要选择比较懂教理的,比较有慈悲心的,比较能随机应变的,心比较细的人在现场指挥,这都不能太粗糙。

        我们看到有的地方也有助念团,但助念的过程很粗糙。听说网上有一个亡者的家属,要跟助念团打官司,可能在助念的过程当中,非常粗糙,让亡者的家属不能接受,甚至亡者都是带着很痛苦的心情走的,这肯定有很多环节没有注意到。
 
 
【讲述:大安法师】
 















TAG: 如何 面对 死亡 生命 当中 最重 大的 一件 收藏  纠错

上一篇:欲生净土 不得怕死
下一篇:助念与自念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