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与业障的较量

大安法师  2017-11-05  点击  次  
 




       问曰,业道经言,业道如称,重者先牵。如观无量寿经言,有人造五逆十恶,具诸不善,应堕恶道,经历多劫,受无量苦。临命终时,遇善知识,教称南无阿弥陀佛。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便得往生安乐净土。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毕竟不退。与三途诸苦永隔。先牵之义,于理如何。又旷劫已来,备造诸行有漏之法,系属三界。但以十念念阿弥陀佛,便出三界。系业之义,复欲云何。
 
       答曰,汝谓五逆十恶系业等为重,以下下品人十念为轻。应为罪所牵,先堕地狱,系在三界者。今当以义较量。轻重之义,在心,在缘,在决定,不在时节久近多少也。
 
       云何在心。彼造罪人,自依止虚妄颠倒见生。此十念者,依善知识方便安慰,闻实相法生。一实一虚,岂得相比。譬如千岁暗室,光若暂至,即便明朗。暗岂得言在室千岁而不去耶。是名在心。
 
       云何在缘。彼造罪人,自依止妄想心,依烦恼虚妄果报众生生。此十念者,依止无上信心,依阿弥陀如来方便庄严真实清净无量功德名号生。譬如有人被毒箭所中,截筋破骨。闻灭除药鼓,即箭出毒除(首楞严经言,譬如有药,名曰灭除。若斗战时,用以涂鼓。闻鼓声者,箭出毒除。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首楞严三昧,闻其名者,三毒之箭自然拔出)。岂可得言彼箭深毒厉,闻鼓音声不能拔箭去毒耶。是名在缘。
 
       云何在决定。彼造罪人,依止有后心,有间心生。此十念者,依止无后心,无间心生。是名决定。
 
       较量三义,十念者重,重者先牵,能出三有。两经一义耳。

 
—— 昙鸾大师《往生论注》
 
 
 




 
 
       此问是讨论念佛和自己业障之间的轻重关系。
 
       有人问:依据《十善业道经》,这个业道,业力因果就像秤一样,哪一边你加的分量重,它就会压下来。这个业,在轮回过程当中,哪种业力最重,哪种业力就先牵引神识去轮回。正如《观经》所说的,有人造作五逆十恶,又兼带造种种的不善业,这种重业就会牵到地狱里面去,而且时间非常漫长,经历无量劫,受无量的万死万生的剧苦。这是他正常的因果报应,一定是这样的。
 
       现在是忽然出了一个巨大的峰回路转的转化,就是这样的罪人在临命终时,只是遇到善知识教他念南无阿弥陀佛,他就至诚心念,念了十声,就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一去就得到了大乘正定聚,是阿鞞跋致菩萨了,他就永远跟三途的果报告别了。这样看起来,重业先牵这个道理好像就给否定了,就是因果都给否定了,这是第一个诘难了。
 
       第二个诘难,又旷劫以来,就是无量劫以来,这个人不仅今世造恶业,无量劫以来都造作了很多有漏的法,有漏就是无论善行、恶行、无记行,都是从烦恼的业识心里面所生起来的,他都离不开三界。这种业的力量一定是把他系缚在在三界,他就属于三界里面的众生。但是,你临终只是十念念阿弥陀佛,就顿然地出了三界。那么,你无量劫以来的业识的心造作的业行,要把你系缚在三界里的业行,又如何看待呢?
 
       所以他就用重者先牵这个因果的法则,先做一个诘难,然后对无量劫以来有漏的业,要系缚在三界,怎么你十念就给它解决掉了呢?这两个诘难。
 
       这个问题问得很尖锐,回答得却是非常精辟。怎么回答呢?这里面就是从通途的观念,和净土不可思议的观念之间的一个反差来加以诠释的。
 
       昙鸾大师说:你认为五逆十恶的业为重,以为下品下生只是念十声佛号为轻,那么按照你的观点,五逆十恶的罪是最重,先牵到地狱里面去,先要堕地狱,要无量劫以来的有漏的业行,应该是系缚在三界。这是你的一般的观点认为的,好像也没有错。但是现在,要从真实意义上加以校量,到底是哪个为重,哪个为轻?业力的轻和重,要从它的本质内涵去把握、分析,而不要从现象形态上、时间的长短上去做机械地判断。这是本质内涵的法义的把握,提出“三在”。哪个为重、哪个为轻。
 
       要从三要素加以分析:一个是在心,在心就是你能造的心;第二是在缘,你造业的那个外缘;第三在决定,你当下造业的心的程度来决定轻重的差异,而不在于你做一个事情有多长的时间,或者有多有少来判断。这个“三在”就比较精辟了。
 
       第一就看“云何在心”。“在心”就是造业的主体——心,能造业的心。“彼造罪人”就是造五逆十恶的人,他的心是什么?他依止的是“虚妄颠倒见”生起来的,颠倒见就是邪知邪见。他为什么会造作五逆十恶?认为没有因果、没有轮回,我当下能得到自己的就得到自己的东西。这是一个颠倒见。这颠倒见又是从他虚幻的心显现出来的,所以他自己就依止、依靠着这样的颠倒见生起来,造作这样的恶业。他是这样作业的主体。
 
       再看看临终十念念佛的作业的主体。他是依据往生善知识在临命终时最关键的时刻,用种种善巧方便安慰他、启发他的信心,这时候是闻到实相法生。就是,你念佛求生净土的法“南无阿弥陀佛”名号是实相。那么,实相法生起的心是作业的主体。作业的主体,就有一实一虚的差异。你十念念佛为实;你造五逆十恶为虚——虚妄颠倒见生。这两者,一实一虚是不可相比的。比如,一间黑暗的屋子里面,一千岁,一千年都是黑暗的屋子,忽然一个机缘,一盏灯进去了,一盏灯进去暂时到了那个屋子,马上那间屋子就明亮。你这时候可不能说:“哎呀!我这个屋子一千年都是黑暗,哪能你一灯几秒钟、几分钟就能把我照亮啊?”他就是照亮了。不由于你是一千年就照不亮。所以,这个造业的主体,是实相法生起来的力量重,虚妄见生出来的东西力量轻。这就比喻成千年暗室一灯照亮,这样的意思。
 
       第二个讨论是“在缘”。怎么去理解“在缘”呢?就是,造业的外境、缘分是由什么条件引起来的?首先看造作五逆十恶的造罪人,他所依据的因和缘是什么?他依止的因是自己的业识的妄想心,他整个是无明——业识妄想心。然后,他去做这个事情的缘是烦恼,或者他贪心、瞋恨心,虚妄果报,他的身心都是烦恼虚妄的一个业识的心。由这个妄想心加上业识的业报身,而生起了他造罪的这桩事情。
 
       十念念佛所依止的因和缘,他本质上又有不同。他是依止无上信心,就是对阿弥陀佛威神愿力、佛的果地上的力量、慈悲心,产生了无上的信心。依止这个信心。然后,他的缘,特别提出这个缘,就更了不起了,就是这个名号,他念名号,这个名号是阿弥陀佛四种…… 这里提出四种功德所结晶的名号,实际上是无量功德,无量功德把它概述为方便、庄严、真实、清净。
 
       方便,就是阿弥陀佛五劫的思惟,施设了这个最为方便的救度众生的方法,然后用无量劫积功累德的六度万行来庄严佛号。庄严,包括佛的果地上所有的功德—— 十力、四种无畏、十八不共法,种种的光明、威神、善巧都在这句名号里面来加以庄严。然后,这句名号是真实、是实相;这句名号是清净,是由他持戒清净,身口意三业极为清净所结晶的。
 
       所以,他这十声的佛号,依止的是无上的信心,再依据的是阿弥陀佛果地上的功德名号生起来的,这个力量就重。依止妄想心、烦恼果报生起来的力量就轻。
 
       这里就比喻,好像一个人被毒箭射中了,毒气深入他的肌肉、筋骨,这毒气甚至要把他的骨头、筋骨全都要截断破坏。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了。他闻到了一种鼓声,这种鼓声就是一种灭除药。人只要一听到这个鼓声,马上这个射进身体里面的箭就一下子出来了,而且渗入到身体里面的毒就除掉了。这是引用《楞严经》的一个比喻了。讲佛法不可思议、三昧力不可思议、佛的威神力量不可思议,一定要在不可思议来了解一下。
 
       《楞严经》讲,比如有一种药,它的名字叫“灭除”。在两军打仗的时候,有这种药,他就把这个药涂在一面鼓上,因为打仗都要擂鼓。那么,打仗肯定就有伤亡,就有箭射过来,那就预先预防,让自己阵营里的士兵,闻到这个鼓声,如果被箭射中了的话,这个箭就会跳出来,毒气就会解除。用这个比喻菩萨摩诃萨也跟这样具有着“灭除”药鼓一样。他只要证悟到、住在“首楞严三昧”,住“首楞严三昧”的菩萨摩诃萨,他的愿力、三昧力就能使一切众生闻到这个菩萨的名、声,贪瞋痴三毒的箭就自然拔出。所以“灭除”药是佛菩萨果地上的功德。既然他有这不可思议的功德,他一定会有这样的功能作用,你就不能用平常的思惟,说:“我的箭已经射得很深了,毒已经很厉害了,怎么闻到了鼓声就能把箭拔出来去掉毒呢?” 那这是可思议的范围。然而谈不可思议的范围,就有这种事情出现。
 
       于是,就从缘的程度来看,你依止无上信心、依止万德洪名的十念,这个缘重、力量大;依止自己的妄想心和自己的业报身所造作的恶业,它反而轻。缘不一样。
 
       第三个讨论,就是“在决定”。就是你造业的当下,你的心的那种决定程度是犹豫不决,还是决定猛利。
 
       造五逆十恶的罪人,他依止的当下的心,是有后心、有间心生起来的。毕竟他是在造罪,他会害怕,他会不安,他会患得患失,他会左盼右顾,有后心有间心,心有间断,所以他的力量就打折扣。
 
       那么,这个五逆罪人临终念的十声佛号,他依止的当下的心,是无后心、无间心生出来的。为什么?他已经看到地狱的境界了,他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了,他惟有拼命念佛,要突围了。这里他没有后路,破釜沉舟,没有间断心,也不会想到银行存折问题。
 
       鸠摩罗什大师有个比喻,这十声就好像一个恶人拿着刀,冤家对头拿着刀要追自己。要杀自己的时候,这时候就逃命。逃命时看到一条河,这时候他就想,我这条河肯定要怎么过去?是脱掉衣服游过去,还是就穿着衣服就那么“扑通”一下下去。穿着衣服去游,又怕这个衣服沾了水游不动;如果脱掉衣服,就怕脱衣服的时间不够,后面的冤家拿刀赶上来了。这时候他只有一念:我是脱衣渡?还是穿衣渡?这时候他的心念就集中在这里。
 
       所以,他是突围的心,猛利的心,“全佛即心,全心即佛”的心,这时候他是决定的心。临终的最后的猛利的心,他的力量很大。可能他一辈子泛泛悠悠的心造作的恶业跟他此时相比,都不如临终猛利的十念乃至一念的力量大。
 
       从这三个 —— 在心、在缘、在决定,来加以甄别的话,临终十念念佛,反而是重,力量重。重者先牵,就能出离三界。
 
       所以《十善业道经》所表达的因果道理——重者先牵的道理,跟《观经》讲的在道理上、法义上是无二无别的。
 
 

 
【讲述:大安法师】
 
 
 





 

TAG: 念佛 业障 较量 问曰 道经 业道 收藏  纠错

上一篇:诽谤正法的罪相
下一篇:西方路遥 如何能至(二)